在梅里雪山打游戲

那個在雪山里聯機打游戲的時代,好像回不去了。

作者投稿fivestone2019年09月26日 15時00分

本文為“編舟計劃”系列文章第5篇。編舟計劃,記錄游戲與時代,只收集與游戲相關最優秀的文章。

10年前的一天,當我背著15公斤的登山包踏進梅里雪山中的旅店,店老板正坐在露臺上,玩著《暗黑破壞神2》。

我走過去,站在他的身后。越過他的肩膀往外望去,屋外的雪山近得仿佛觸手可及。當時是下午3點多,柔和的日光下,雪山顯得更加清晰,這會兒正是登山的好時機。

我看了一會兒雪山,又看了一會兒老板的屏幕。5分鐘后,我把包放下,拿出筆記本?!袄习?,你知道這游戲可以聯機嗎?”

這是一個在梅里雪山腳下打游戲的小小奇遇

1.

2009年的4月,我辭掉了北京的工作出去旅行。本來想去黔東南徒步,路上想起3天后就是潑水節,立馬買機票殺到昆明辦老撾簽證,但落地后才發現潑水節是老撾的傣歷新年,昆明的老撾領事館一周前已經放了年假。我只好把過潑水節的地方改到西雙版納。

過完節,我在當地買了輛二手摩托,沿著云南邊上的國境線一路向北騎。雨季里沿途的土路都成了泥坑,我每天在泥里翻車打滾,好容易才到了大理、麗江一帶的旅游區,對著地圖研究了一番后,決定去梅里雪山內轉經。

這是當時的路線

一路上都很虐。到梅里雪山的前一天,在白馬雪山埡口,我的摩托車爆了胎。在海拔4200米的高度,我翻山去借工具,卸下輪胎,又扛著輪胎搭車下山去補。在高原上,我餓著肚子加暈車,搞到肢體局部癲癇,最后還趕上了雨夾雪……等我終于抵達雪山外的小鎮時,已經累得像死狗一樣。

我就是騎著這輛摩托車到達了雪山

第二天,我把摩托車寄存在山外的旅店,背著包爬了9個小時,繞過檢票處,到了山里。梅里雪山上的村子叫作雨崩,分成下雨崩村和上雨崩村兩個部分。我在下雨崩住了一晚,五一將至,村里的游客漸漸多了起來,于是我轉天搬到比較清靜的上雨崩。

我在上雨崩村口望了望,看到一家裝修比較新的旅店。走進去,看到一個很大的露臺,老板正坐在長凳上,背對著門口,在電腦上搗鼓著什么,并沒有聽到我的腳步。我走到他背后,準備打招呼時,瞄了一眼他的屏幕。

屏幕上的是……《暗黑破壞神2》。

從旅店老板的背后望出去,就是梅里雪山。露臺的屋檐很低,雪山在視野里占據了超過三分之二的面積,仿佛伸手就能觸到。我就那么站著,看著不遠的雪山和眼前的屏幕,甚至忘記把15公斤的登山包放在地上。

老板用的是亡靈巫師,已經20級了,還卡在第二幕的神秘庇難所里被打得暈頭轉向。他大概把所有技能都平均加了一點,傀儡和骷髏們被擋在庇難所的小路上——本尊的魔力值已經被吸光了,一群怪物圍著他各種砍。

我站在背后看了大概5分鐘,嘆了口氣:“這個男巫你還是砍掉重新來過吧……”

老板猛地回頭,愣了一下,驚喜地拍案而起:“??!終于有懂行的來了!教我!”

“你先幫我開間房……”我把包放下,拿出筆記本,“另外,你知道這個游戲可以聯機嗎?”

2.

10年前,在雪山上要聯機打個游戲,涉及到很多技術性問題。

首先是電腦問題。在這兩個月的背包旅行期間,我是扛著筆記本電腦的。六七千塊,很普通的型號,用幾層衣服裹了塞在背包里,再綁在摩托車后面。2000多公里顛簸下來沒出現問題。帶筆記本電腦主要是為了看書,那時還沒有Kindle,也沒有大屏幕手機。另外,那是我第一次在旅行時徹底從膠片相機改用數碼單反,相機的存儲卡只有2GB。背著筆記本,就可以每天把相機的照片導到電腦里,省了帶硬盤盒的錢。

其次是信號問題。當年雨崩村里的供電還是靠太陽能,就連手機基站也是,理論上只在白天有電的時候才有信號,有信號效果也很差。照明就更談不上了,村里晚上還是用蠟燭照明,按理說玩游戲的電也是沒有的。然而旅店老板從山外扛了一臺小號水力發電機扔在店外小溪里,在水力充沛的季節,就可以24小時玩游戲。

再有就是聯機問題。Wi-Fi當然沒有,也沒有接網線用的路由器。那個時代的人類,把網線里面的兩組導線互換位置,直接插在兩臺電腦上,就組成了只有兩臺電腦的局域網。這樣的網線我隨身帶著一根——不是因為預見到有人會和我聯機打游戲,而是在路上如果需要和其它電腦之間傳輸文件的話,在沒有USB 3.0的時代,用網線直連然后共享文件夾,是最方便快速的方式。

我們就是這樣把兩部電腦連在了一起

就這樣,老板向我炫著發電機,我向老板炫著聯機線,我們并排坐在露臺上,對著梅里雪山,開始聯《暗黑破壞神2》。當時是下午3點多,陽光開始變得柔和、不那么刺眼。我看著山頂漸漸被染上黃昏的顏色,想起馬驊的詩——我最愛的顏色也是白上面再加一點白……過兩天出山的時候,還要記得去他車禍的地方看一眼。

到了日落時,云層漸漸厚了,我抬頭看著山巔的風卷云舒,眼角屏幕里小怪物一波波涌來。好像之前的計劃是趕緊找個旅店把包放下,然后去冰湖逛一圈的?算了,隨它去吧……

我并沒有問老板,為什么直到2009年才開始入“暗黑破壞神”的坑。事實上,當時我的電腦里還存著一份《暗黑破壞神2》(還有《博德之門2》和《異域鎮魂曲》),里面有各種穿著華麗裝備的滿級人物。我向老板介紹了每個職業不同的技能發展方向,一邊講,一邊把相應的角色拉出來遛一圈,就像在新手村做頂級門派的嘉年華大游行。介紹完了之后,我新建了個野蠻人,帶著老板開始推地圖。我一邊推著,一邊嘴上不住地絮絮叨叨起來。

“老板你為什么選擇練亡靈巫師的呢?管他呢,也不錯!但男巫是一個對技巧性要求很高的職業,像你這樣平均加技能點是不對的。一般來說,常見的發展方向有大概7種。最常見的選擇是只練一只傀儡——而且未必是技能樹越后面的傀儡越厲害!看起來最弱的土傀儡,其實有隱藏的減速效果,點滿了當成肉盾,非常好用,血量僅次于變熊的德魯伊!

“最弱的骷髏兵點滿了也很強,反而是練復活的意義不大。最炫的是玩控場技能,每個技能的范圍半徑,其實是有講究的。舉個例子,用恐嚇把一群怪物從你身邊嚇跑,跑開一定距離后,用一個大范圍的混亂,這個時候你和怪物的距離要大于怪物之間的距離,于是怪物以你為圓心圍著互掐……

“好吧,我知道這么搞過于刺激了,練骨魂去砸人也是可以的,但輸出就比不上其他職業了。那個毒匕首的技能你看到了吧!把這個點到滿,拿著匕首上去戳,傷害高到爆炸,但男巫這種身板玩近戰,如何加屬性點要慎重考慮……

“別愣著,跟上??!等一下,你設置點錯了,現在我們是在PK狀態,這個級別你絕對打不過我這個野蠻人的。早年有個版本的野蠻人有跳劈必中的Bug,太違規了,后來改了就好對付多了。最好對付的是圣騎士——沒練過飛錘的圣騎士,用骨牢加反彈傷害,輕松就能困死。但如果有個圣騎當隊友的話,召喚幾十只骷髏配上圣騎光環,實在是絕配!但其實男巫最好玩的隊友還是男巫自己,當年我們在Battle.net上建了個男巫團,6個不同風格的男巫一起玩,對硬件的要求實在是感人……”

老板眼神發暈,但我越說越興奮起來。上一回玩這個游戲已經是很多年前——那些最細微的操作,在這種不停的嘮叨中逐漸清晰起來。

當年我上大學時,住的還是老舊的宿舍樓,大家動手把每個寢室都連通了網線,整棟樓對外的網絡非常差,所以網絡的作用也就變成了在局域網里打游戲——3層樓,每層32個寢室,每個寢室平均4臺電腦,構成了一個三百多臺電腦的巨大的局域網。平時宿舍到點就會熄燈,只有到了元旦或者國慶放假的時候,宿管才會通宵供電。

這種時候,整棟樓所有寢室里都是游戲的大雜燴。大家會按照不同的游戲分成不同的區,每個人找自己想玩的進去聯機,這邊4個寢室是“實況足球”,旁邊4個寢室是“拳皇”。鍵盤是從實驗室臨時換過來的,完全可以放心砸。有半層樓都是“星際”,“暗黑破壞神”和“極品飛車”則在樓下,3樓角落里是棋牌類和單機的“大富翁”,樓梯口是“英雄無敵”……是啊,那群變態玩個“英雄無敵”也要聯機,怕被別人看到屏幕……

在雪山里的這兩天我都沒有出門。雖然一直帶著老板打游戲,但住宿費我還是交的。店里也有其他客人,老板給他們炒飯時我也跟著蹭。蹭完飯繼續打游戲。

其實也沒有每天聯機到很晚,晚上的山里還是蠻冷的,露臺上凍得待不下去,只能回到房間里裹著被子取暖。那根聯機的網線也不長,我并沒有和另一個男人在床上湊那么近打游戲的習慣,所以,晚上老板會一個人回房繼續自己摸索,我白天起床后再看看他的進度,讓他開個傳送門,我直接跟上去。

玩了兩天后,我還是出門了,去雪山腳下的冰湖轉了一圈?;貋淼臅r候,旅店里又住進了一個旅游團,十幾個人。這個旅游團好像之前和老板有過約定,老板會為他們安排篝火、烤肉之類的項目。但老板這幾天完全沉浸在 《暗黑破壞神》里,懶得去安排這些活動,甚至連飯都不是很想做。于是,旅游團的人們非常不爽,住店的錢又不能退,只好晚飯時集體去村里的另外一家店消費,以示憤慨。我站在店門口,看著游客們遠去的背影,以及奮戰中的店老板,毅然起身,跟著游客們去蹭飯……

之后我就出山了。臨行前,我贈給老板一堆所有技能+n的護符,并沒有留聯系方式。

后來我還是去了雪山腳下的冰湖

3.

這已經是10年前的事情了。然而我不想再往前回溯10年,回憶最開始時是如何在寢室里聯機砍《暗黑破壞神》的故事。在2009年,我甚至連《魔獸世界》都已經退坑了。玩游戲對我而言其實是很散漫的事兒,就像一個人漫無目的地旅行。我在《魔獸世界》里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在做任務,我把很多角色練到了60級,版本更新后,我把它們練到了70級,然后就玩不下去了。我也受不了和一群人每天在固定時間下副本,那種感覺就像在上班一樣。

幾年后的《暗黑破壞神3》我當然第一時間玩了,也第一時間罵了,還因為和朋友惡意劇透而被打。那個中國玩家在暴雪論壇“fxxk your DAYE”的故事,我至今還在語言人類學的課上和外國人們當段子講。還有《火炬之光》的1、2代以及《流放之路》那漫天星斗一樣的技能樹,對我而言都是很愉快的體驗。但一個人玩畢竟樂趣有限,我在通關后也只是嘗試了一下其它角色,沒再完整地二刷過。

我也向以前玩過《暗黑破壞神2》的朋友推薦過這些游戲,大家也都很喜歡。然而,在后來的很長時間里,我們終歸找不出幾十個小時的時間一起盡情地投入在游戲里。

我可以一個人從ARPG中獲得樂趣,但更多ARPG的樂趣,還是來源于和朋友們協作的過程。這個說法似乎和我剛剛吐槽過的《魔獸世界》自相矛盾,然而能否融入,單刷或協作并不是簡單的0和1的選擇。我并不是Lonely Warrior,我也渴望著歸屬感和群體認同,但這不代表我能接受《魔獸世界》那種社交模式。事實上,我從來沒有通過游戲而交到新朋友,而是把更多的朋友引入更多的游戲。

有時候,我看那些因為《魔獸世界》或《劍俠情緣》而相識的人,在各種社交網站上快樂聊天的樣子,心里也有些羨慕,但仔細想想,除了游戲,我和他們也并沒有什么可說的。

甚至連游戲也不是我一直想說的內容——我喜歡游戲,就像我喜歡旅行,以及喜歡很多運動一樣,那并不一定意味著我需要為它改變自己。我不想按照游戲中的指令,一定要擺出某種姿勢才能體驗到樂趣,我希望在游戲中可以遇到讓我在舒適區里就能享受到的歡樂。

在梅里雪山上的那段時光并不是我最后一次玩 《暗黑破壞神2》。兩年后表妹考上大學,來我家玩,她終于到了玩游戲不被罵的年紀,但是玩什么呢?兩個人面面相覷。我們意識到,我們這些年玩的游戲并沒有什么交集。

“要不,還是聯一會兒《暗黑破壞神2》吧?!北砻谜f,“就像以前放假,在你家玩的那樣?!?/p>

“好啊?!蔽艺f。

有時候我會想起雪山里的那段日子,像那樣玩游戲的機會并不多

那些能夠在旅行的時候、在沒有信號的山里,大家碰面時聯機開心一下的游戲,確實越來越少了。如今即使是所謂的單機游戲,每次啟動也大多需要聯網驗證身份(好吧,我承認當年玩的《暗黑破壞神2》都是盜版)。去年我在印尼的小島上做了一個月的田野調查,住的村子里只有2G的網絡,和10年前一樣——然而那種每秒幾KB的網速,在現在的手機上都已經打不開任何App了。

村子里并沒有電腦,卻有手機和各種廉價平板,但沒有網絡也就打不開網游。偶爾閑下來的時候,看村里的孩子們無聊地玩著單機版本的《阿爾托大冒險》(Alto's Adventure)和《2048》,就非常想問問他們:“你們聽說過《暗黑破壞神2》么?”

然而,我電腦里已經沒有了那份游戲拷貝。那個在雪山里聯機打游戲的時代,好像也回不去了。

(本文由今日頭條游戲頻道“編舟計劃”獨家支持,今日頭條首發。編舟計劃,用文字將游戲與時代編織相結。每周一篇,敬請期待。未經授權,內容不得轉載。)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5

作者投稿 fivestone

查看更多fivestone的文章
關閉窗口
色三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