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索吧!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

女高中生的放課后游戲時光。

編輯馮昕旸2021年10月18日 15時57分

下午3點半,中國的大多數高中生還在上下午的第二節課。對于日本福井縣仁愛女子高校的大多數學生來說,3點半的下課鈴預示著每天課程的結束。三年級學生村美優在座位上收好自己的書本,離開教室,向社團活動室一蹦一跳地走去。

村美優是仁愛女子高校電子競技部的部長。今天和往常一樣,她要在社團活動室里訓練《堡壘之夜》,為接下來的比賽做準備。她還記得昨天在網上看到的一位職業選手發布的技巧,打算在下午的社團活動時間好好練習。不經意間,她加快了腳步。

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新一天的活動就這樣開始了。

每天下午,電競部的部員會在電腦前訓練電競項目

來玩電競吧

村美優從小喜歡電子游戲。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就揮舞著遙控器用家里的Wii玩游戲了。她第一次接觸電競是看到網上職業選手玩《堡壘之夜》的視頻。平時她最喜歡的游戲其實是《VALORANT》,一款以團隊合作玩法為主的射擊游戲。

《VALORANT》電競在日本年輕玩家群體中有一定熱度

仁愛女子高校的電競部創立至今剛剛一年。在福井縣電視臺以及thirdwave——一家幫助企業、團體開展電競業務的機構——的邀請和協助下,學校決定設立電競部,作為當地電競聯盟的一環,并且開始招募希望參加電競活動的學生。學校3層的播報室接上了光纜,搖身一變成為社團活動室,再放上企業提供的3臺新電腦,電競部就這樣成立了。

電競部一成立便吸引了村美優的注意——能在社團活動中玩游戲,這樣的機會并不多見。她羨慕職業選手獲勝時帥氣的身影,希望自己也能在電競比賽中獲得勝利。當然,村美優并不期待真的成為職業選手,能親身參與到社團電競中,她已經感到滿足。

二年級學生漆崎沙良在加入電競部前對電子游戲并沒有什么了解。她沒有游戲主機或電腦,唯一玩過的游戲是手機上的《馬力歐賽車》。

漆崎參加的上一個社團是抹茶部,活動時間里都在學習如何正確地沖泡抹茶,每天反復的練習和指導老師的嚴苛讓她有些不堪重負。她明白,抹茶部的活動并不適合她。她決定離開,去尋找一個能長期待下去的社團。

當然,學生們在抹茶部能學到非常正式的茶道禮儀

在物色新社團的過程中,學姐把她介紹到了電競部。漆崎對游戲并不熟悉,玩起來十分新鮮,《堡壘之夜》是她第一次接觸到需要同時調整視角和操作的3D游戲,適應游戲內的空間和距離感花了她不少時間,直到她基本熟悉了游戲內的移動、攻擊。她打算借這個機會了解一下電腦和主機游戲。

像村美優那樣熟悉游戲和電競的部員并不多。社團現在共有12名部員,大多數對游戲并不怎么了解,甚至是在社團里第一次拿起手柄。她們大多和漆崎一樣,出于對游戲的好奇加入電競部。

社團活動時間是每天下午3點半到6點半。從課程結束到放學的3個小時里,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的部員們在活動室的電腦前練習自己參與的電競項目。她們最近的比賽項目是《堡壘之夜》和《火箭聯盟》,準備參賽的部員們每天在這里訓練3小時,希望在比賽中取得成績。

《堡壘之夜》是日本高中生電競的主要項目

沒比賽的時候,部員們會玩一些比賽項目之外的游戲,比如《Apex英雄》和“噗喲噗喲”。熟悉這些游戲,鍛煉技巧,也能為自己參與的電競項目帶來一些幫助。經常和其他部員一起玩《Apex英雄》以后,漆崎覺得同樣可以鍛煉瞄準精度和反應能力。

最初,部員們的家長并不都支持自己的孩子打電競,有些家長也不認同把玩游戲當成社團活動。不過,隨著活動逐漸展開,家長們發現電競部和其他社團沒有什么區別,只是學生們為了同一個愛好每天圍坐在一起,也有比賽和目標,不理解的想法在家長中也漸漸消失了。

無論是出于什么目的加入了電競部,部員們很快適應了每天和游戲打交道的日子。女高中生們開始了她們的電競道路。

不懂電競的電競部

仁愛女子高校的社團分為文化類和體育類兩大類。雖然電競在日本普及時間不長,電競部在學校內還是被視為體育類社團。部員們需要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向學校證明電競部確實在踏實地開展活動。和其他運動類社團不同,電競部的比賽影響力范圍更廣,學生們可能要面對來自全國各地的對手,相對于棒球等傳統體育類社團的地區比賽而言,壓力更大。同時,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可能是日本國內第一支由女校學生組成的電競團隊,在她們面前沒有可以參考的經驗。

包括學生和老師在內,仁愛女子高校上上下下沒人懂電競。電競部成立得很突然,學校里沒有了解電競的指導老師,幫助成立社團的機構也沒有在訓練方面給予指導。

部員們在訓練的同時也在拓展自己的游戲閱歷

電競部的負責老師下野博之就是不懂電競的,對游戲都相當陌生。起先,下野老師甚至不太理解電競部的活動本身——學生在上學時玩游戲實在有些不尋常,但了解到電競在全球范圍內得到的認可后,他不得不承認“時代變了”。

下野老師原先負責管理播報室,如今自然而然成了電競部的負責老師。說是負責,平日里,也只是幫學生們聯系賽事報名,其余時間偶爾來活動室看看。他不會一直待在社團里,也不會給出任何指導。對于電競訓練可能帶來的視覺疲勞等健康問題,下野老師也沒有什么關注。

整個電競部最了解電競的可能是部長村美優。下野老師明白,有個能提供指導的專業人士肯定對電競部的成績提升有幫助,不過目前來看這似乎不太現實。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目前還只是“同好會”,并不是正式社團,所以沒有活動經費。等到電競部有些成績了,就能被學校認定為正式社團,到時候就可以有資金購買新設備,或是請專業選手來進行指導了。

目前,部員們從外部獲得電競資訊的渠道基本上是網絡?!侗局埂犯掳姹玖?,加入新的槍械、地圖,并針對各種細節進行調整,部員石田遙乃華會去網上檢索相關信息,以便快速適應新版本的變動,更快地投入練習。

在日本,視頻播主們制作的更新匯總往往也是幫助玩家快速掌握新版本內容的重要渠道

石田有一臺自己的Switch,偶爾會陪表親玩一些游戲。所以,中學的時候,她就和同學一起玩《堡壘之夜》了。進入電競部后,玩游戲的設備換成了電腦,石田也很快適應了對應的操作。其實電競部的桌子上還是備著幾個PS4手柄,供那些像石田一樣更適應手柄操作的部員使用——雖然這里并沒有PS4主機。

石田最喜歡的游戲是《堡壘之夜》,不過最近因為《火箭聯盟》比賽臨近,她的精力都放在了《火箭聯盟》上。石田對《火箭聯盟》的操作還算不上熟悉,所以比起玩喜歡的游戲,她現在更需要在大賽前練習比賽項目。

石田不是不想參加《堡壘之夜》的比賽,只是社團里和石田同組的伙伴剛剛接觸《堡壘之夜》,游戲時間不足,沒有達到比賽要求的等級,這讓她最終與參賽資格失之交臂。她仍然期待著下次大賽時能在賽場上和其他《堡壘之夜》選手比拼。

盡管女子電競愛好者們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那些身經百戰的對手,比賽已經一個接一個安排上了。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的學生們參加過幾次全國級別的電競比賽,包括第3屆全國高校電競大賽、STAGE:0高中電競大獎賽2021等等,比賽項目主要集中于日本電競圈內比較火的《堡壘之夜》和《火箭聯盟》。由于疫情尚未緩解,所有比賽都在線上舉行。

比賽的結果并不太樂觀。她們之中的任何一人都還沒有取得過任何一次勝利,每次參加大賽的結果都是“一輪游”。下野老師說,現在電競部的目標就是“至少贏一場”。

比勝利更重要的東西

電競部的部員們當然想在比賽中獲勝。輸掉比賽后,她們也會思考自己究竟有哪些技術還不過關。漆崎目前已經適應了《堡壘之夜》的基本玩法,不過更高階的技巧還沒有掌握,比如如何活用游戲內的建造系統為自己爭取更多的空間。她認為,問題在于上次比賽前自己沒有充分的時間進行準備。比賽結束后,她打算試驗一些新戰術——這些新戰術都是她和同伴商量出來的,并沒有參考太多網上的攻略或教程。

部員之間倒是很少分享和比賽項目有關的信息,因為她們各自參與的項目不同,熟練程度、水平也不同。電競部沒有任何訓練規劃,她們既沒有教練也沒有領隊,所有學生都靠自己的判斷來決定如何進行針對性練習。像電競培訓班中那樣正規的訓練景象,在電競部從未出現過。還有些部員來自升學強化班,這些學生需要認真準備大學入學考試,所以每天的下課時間要晚一小時,她們的練習時間就更少。

電競部的部員中有些升學壓力比較低,也有的在努力準備大學考試

面對屢戰屢敗的成績,電競部里沒有出現熱血體育漫中成員們痛哭流涕,決定奮起直追的場面。她們了解自己的水平,知道短時間內很難取勝。每天3小時訓練,距離精通這些比賽項目還很遙遠。就連作為主項的《堡壘之夜》,都還沒有人敢于參加排位賽。石田解釋說,她們的水平還不足以參加排位賽,目前應該專注于更基礎的練習。部員們也并不急于快速提高成績。大家把玩游戲的時間都集中在了社團活動期間,放學回家后沒人會為此加練。

在全國電競比賽中獲勝當然令人心潮澎湃,但拿不到勝利似乎也沒有那么令人難過。她們原先甚至未曾想到過自己可以在全國比賽中出場,僅僅是能和其他學校的選手們過招就已經讓她們感到興奮。即使是在網絡上見識過職業選手風光的村美優,也沒有期待大家真的能拿到很好的成績。

對于這群在讀高中的少女們而言,電競或許并不是大眾想象中那個在聚光燈下接受千萬人注視的盛大賽事。在中國的高中生們每周只能玩3小時游戲、未成年人與游戲的關系還在引發爭論的同時,這個每天都能練習3小時的社團或許顯得不那么“普通”,但在仁愛女子高校,電競和棒球、籃球沒有什么區別。除了腦力和體力的差別外,電競部對這些女高中生們的意義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運動社團——大家聚在一起愉快地練習,在比賽中發揮出自己最好的水平,享受成就和不甘帶來的歡笑和淚水,最終帶著這份回憶畢業。

如果正式被認定為社團活動,電競部會和其他運動社團一起被展示到仁愛女子高校官網上

頂著日本唯一的女子高中電競社團的名號,成立一年的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尚未取得任何成績,卻已經因為特殊的身份被媒體報道,成了社會熱點。這讓學生們十分驚訝。對這些女孩子來說,她們不過在像她們的同齡人那樣,正常地參與普通社團活動。她們不知道的是,她們開創的先例將成為今后不知道多少參與電競的女高中生的范本。

下野老師對電競部的成績也并不著急。如果學生們真的很重視勝負,他還是會考慮去向學校申請,尋求職業選手或教練的指導。不過說實話,能像現在這樣開開心心地體驗社團活動,在下野看來就已經很好了。對學生們而言,能在社團活動中享受青春比什么都重要。

企業提供的電腦即將到期,電競部的設備面臨著回收和更替。下野老師正在盤算如何更新社團的電子設備。他希望將來能有更多女校開辦電競部,讓電競成為一項對女高中生來說不再特殊的運動。

到那時,仁愛女子高校電競部的部員們能在賽場上遇到更多參與電競的女生。到那時,人們不會再把“女子高中有個電競部”當成新聞。

0

編輯 馮昕旸

做個怪人挺好

查看更多馮昕旸的文章
關閉窗口
色三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