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一個屬于自由自在的原野的時代

你在當艾爾登之王,我在古代神奧和寶可夢相遇,我們都有美好的未來。

編輯馮昕旸2022年03月02日 18時25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最近朋友們都沉浸在《艾爾登法環》中,一邊探索一邊“受苦”。有比較著急推進度的,已經按照攻略指示的路線全成就了;有的享受自己一個人慢慢摸地圖探索的感覺,還在原野上騎著馬四處游蕩。無論是之前精通“魂”系列的老玩家還是不怎么熟悉的新玩家,都在《艾爾登法環》這個開放世界版“黑暗之魂”里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樂趣。

雖然我是個在“魂”系列里已經花了兩百多個小時的老不死人了,但我暫時還沒有開始在《艾爾登法環》里的大冒險,而是沉浸于另一個開放世界游戲——《寶可夢傳說:阿爾宙斯》。這部“寶可夢”作品和以往的任何一部“寶可夢”都大為不同,我可以在廣闊的古代神奧大陸上一邊探索一邊輕松地捕獲大量的寶可夢,即使是“劍·盾”時期的“曠野地帶”也比不上《寶可夢傳說:阿爾宙斯》十分之一的自由。能玩上開放世界的“寶可夢”,說真的,幾年前真的很難想象。

在廣闊的原野上捕捉寶可夢的體驗真的很美妙

感覺不知不覺之間,開放世界游戲就進入了一個新時代,更多原本沒有開放世界基因的游戲開始結合這個設計元素,誕生了越來越多此類新作品。比如曾經主打迷宮探險和道具解謎的傳統ARPG系列“塞爾達傳說”,憑借著《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打開了開放世界的新道路;“魂”系列本來也主要專注于迷宮探索,新作《艾爾登法環》也邁入了開放世界新世代;就連二十多年核心玩法都不曾變動的“寶可夢”,如今也有了自己的開放世界續作?,F在提到開放世界,最常用的例子可能不再是《上古卷軸5》或者“刺客信條”系列這些老牌的,而是不再用任務清單和一個個問號來串連大地圖的新時代開放世界游戲。

其實對于什么才是真正的開放世界游戲,大家都有著屬于自己的理解。任天堂在GDC上把《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的設計叫做“開放大氣”(Open Air),FromSoftware稱《艾爾登法環》為“開放式原野”。有些大地圖箱庭設計的游戲也被玩家認為是開發世界的一種,比如《超級馬力歐:奧德賽》。像是“異度神劍”系列這種有著大地圖的JRPG也可以看作是開放世界游戲?;蛟S是因為如今廠商做游戲地圖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關注主線任務外玩家對于探索地圖和分散支線任務的需求,所以才會有越來越多我們口中的“開放世界”游戲誕生。

這兩天看到一句玩家的吐槽,說“廠商們應該明白,一個游戲玩家一年玩不了那么多開放世界游戲”。2022年確實有太多開放世界游戲登場,除了年初已經發售的《寶可夢傳說:阿爾宙斯》《地平線:西之絕境》和《艾爾登法環》,還有《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續作、貝塞斯達新作《星空》,以及《霍格沃茨:遺產》等等“量大管飽”的游戲。

《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續作是我今年最期待的電子游戲

或許有些玩家覺得玩這么多開放世界游戲實在是太累了,想把每一個大地圖都摸遍實在是不現實。不過轉變一下思路,只要不那么追求完美成就和探索百分比,只追求自己玩得開心,享受游戲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就好了?,F實生活中,我們也沒辦法把所有好玩的事情體驗一遍,玩游戲自然也是如此。如今的時代,我們可以在各種游戲里享受自由探索,不追求完美的探索也是其中一種——用自己喜歡的方式擁抱開放世界游戲吧。

0

編輯 馮昕旸

做個怪人挺好

查看更多馮昕旸的文章
關閉窗口
色三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