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探索世界就是要自由自在

就……別管進度了。

實習編輯袁偉騰2022年03月03日 17時45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今日無圖……(圖/小羅)

《艾爾登法環》這兩天席卷了觸樂編輯部,幾位老師都在玩,我也不例外。這幾天,我每天白天工作,隨便用電腦玩點別的游戲,晚上回去就騎著靈馬,在寧姆格福和更遠的地方漫游。

開放世界就有一種吸取時間的魔力。我偶爾在草原上信步走走,看到遠方有佝僂的人形雕像,或者是迷霧的朦朧處隱約有一顆金黃色大樹的影子,都愿意過去看看。雙腳夾緊,輕踢馬肚子,催促它快跑。前面等著我的有時候是一只閃爍著亮光的甲蟲,有時候是機關算盡的地牢,還有時候是一場艱苦險惡的Boss戰——少數情況下,可能沒有任何東西。沒有隱藏的秘密,沒有上鎖的寶箱,也沒有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傳送陷阱——我經常能在一片沒什么內容的地方待上很久,就單純地奔跑,沿著堅硬的巨石一路摸過去,探索著可能本來并不存在的洞窟,翻看地上的閃著銀光的建言。不知道為什么,但我能在這個幾乎沒有意義的過程中收獲寧靜。

美麗、殘酷又廣袤無垠的世界

可能這就是開放世界吧,你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什么??赡苎矍笆且黄氖彽牟菰?,但轉角就是埋藏著寶箱的墓地,還有攝人心魄的巨大城堡。這種驚喜感就像生活中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旅行,從乏味的城市中出發,在小路上驅車花幾個小時,不知不覺就到了另一片天地。只不過在現實中,出門旅行要花不少時間和精力,游戲里探索未知的成本小到幾乎可以忽略。

我玩《艾爾登法環》的進度不算快,除了正好走到主線區域,我幾乎不著急去推圖,我發現自己更享受慢慢走遍大陸每一個角落的感覺。在探索過程中,我獲得了厲害的法術和武器,但是有些的屬性要求非常高。我的角色構建走了“信仰流”的路線,理由也比較隨意——前幾作“魂”系游戲中,我都走了“力量猛男”的構筑,強度不低,但是打怪一刀就是一刀,一刀又接一刀,非常樸實,以至于有點無聊。這次我想玩點新花樣,于是就選擇了看起來最華麗的信仰加點。褪色者給武器附魔,圣屬性會讓大劍抹上一層金色輝光。前兩天我找到了一把符文制的短劍,同樣是金色的圣屬性攻擊,無視防御,攻速奇高,近身輸出可觀,打起來也相當過癮。因為加點比較極端,不少高階的禱告和武器已經能用了,實戰效果一般,但至少效果相當華麗嘛。

這個禱告要41點信仰,我好不容易才達到,實戰效果實在一般……

“魂”系游戲從來不是“遇見什么就上去死磕”的類型。碰上強敵后,一般來說最優的解決方案是繞過去,等裝備好一點兒再回來。比如,初期的“新手勸退王”大樹守衛,前兩天楊宗碩老師已經寫過他被大樹守衛傷害的故事了。我倒是沒怎么和大樹守衛死磕,后面的不少Boss都用邪道打法“逃”過去了。昨天,我在“野獸神殿”附近碰見了一條巨龍,名字好像是叫“亞基爾”,攻擊力奇高,就像我剛剛說過的,因為我把屬性點幾乎全點在信仰上了,生命值比較低,所以無論是被飛龍噴到火,還是被尾巴和爪子掃到,都是一擊斃命。但是我的攻擊力還不錯,“黑炎”禱告的前后搖短,距離遠,打到龍頭傷害可觀,加上騎馬作戰比較靈活,只要我不失誤,就能慢慢磨死。

后來我就跟巨龍磕上了,只要不被摸到就行,龍的動作抬手長,容易被看破,但是全場不失誤也不容易。我大約花了兩個小時,終于擊敗了大龍。期間我還摸索出了如何利用骨灰召喚的弓箭手“白金之子勒緹娜”吸引敵人的仇恨——這也算一個技巧,勒緹娜的移動機制比較特殊,具體來說,她會站在被召喚出來的位置保持不移動,至少我沒見她改變過自己的位置。如果召喚位置得當,比如卡在一個比較高的地形上,或者是巖壁和溝壑的另一端,就能吸引敵人的仇恨,而且很難被攻擊到。我在打“輝石龍”史瑪拉格時,也把她放在了比較高的一顆巨樹上,幾支輝石箭下來,龍不斷地想攻擊她,可是怎么也撓不到,噴火也是徒勞——我就在后面偷著輸出。

擊敗巨龍獲得的獎勵不算多——8萬盧恩和一顆龍心臟——但是成就感非常強,不僅有越級挑戰帶來的快感,而且我完全沒有失誤誒!因為龍的攻擊模組都差不多,我甚至感覺自己真的掌握了“屠龍之技”,對付下一條巨龍也可以游刃有余。我沉浸在這樣的喜悅感里好久好久,回過頭來,才發現時間已經很晚了,窗外的夜晚和黑龍的鱗片一樣漆黑,路上只有零星掃過的幾輛汽車的聲音。明天還要通勤呢,于是我草草洗漱,腦海里還回放著和巨龍作戰的英姿,倒在枕頭上,昏昏地進入夢里。

這樣的快樂尤其迷人。正在寫這篇夜話的我也和前幾天的一樣,白天工作、寫字,偶爾玩會兒游戲。最令我期待的是夜晚——今天晚上,我又會遇見什么?又要擊敗哪些巨大的、令人恐懼的敵人呢?

0

實習編輯 袁偉騰

表里如一。

查看更多袁偉騰的文章
關閉窗口
色三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