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該躺平時就躺平

做人嘛,最重要的是開心。

編輯陳靜2022年03月14日 18時03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法環”“三消”兩不誤(圖/小羅)

上周的“周末玩什么”欄目里,我推薦了一款尚在搶先體驗階段的模擬經營游戲《Home Wind》。它的畫面非?!皬凸拧?,玩法也簡單,只需要在規定大小的地圖上放置建筑、增加城市“繁榮度”,達成任務目標即可過關。這些建筑和設施甚至不提供升級選項,純以數值表示,這導致游戲唯一的難點就是“建筑用完了而點數達不到要求”,相當直接。

作為模擬經營愛好者,我玩過的此類游戲也不少了。如果把這些游戲放在一起來個大排行,《Home Wind》就算不到“粗制濫造”的地步,應該也會被歸于“相當粗糙”一類——如今,這種純數值驅動、鮮少考慮其他細節的玩法設計真是不太多了。玩這種游戲,你基本上什么都不用想,只要掌握四則運算就能玩得不錯。

玩法相當簡單粗暴的“中世紀城市模擬器”《Home Wind》

這種簡單粗暴型游戲往往重復可玩度不高。但事實是,我上周末玩《Home Wind》,一玩就是兩個下午(之所以不包括上午,是因為我周末很難在中午之前起床),完全不想干別的,尤其是被“老頭環”的雪山煩到心如止水之后——還有什么比一款只考慮1+1=2的游戲更有意思!

仔細想想,類似的情況還有不少。我在各個平臺上買入了許多3A大作,還有不少主打多元敘事、情感表達的作品,抑或“還原真實”“玩法復雜”的獨立佳作。一般來說,我們在使用很多“大詞”來討論游戲的時候,指的就是這些作品——《艾爾登法環》《賽博朋克2077》《這是我的戰爭》《極樂迪斯科》《蔚藍》《彼處水如酒》《巴巴是你》……

像《這是我的戰爭》一樣側重表達的游戲會給玩家帶來情感上的強烈體驗

我也在很多場合對這些作品侃侃而談,但聊完之后,我往往會打開手機和平板電腦,點開《夢幻花園》或者隨便哪款三消游戲,并在做出一次全屏消除之后露出滿足的微笑。

這種思維模式當然不僅限于游戲。我有一些朋友,她們知識淵博,學貫中西,在談起某些問題時,日常閑聊中蹦出的專業詞匯就足以讓我頻頻打開搜索引擎學習新知識。然后,看她們的社交平臺日常,真情實感地討論著《甄嬛傳》……

我相當喜歡這樣的狀態,因為它展示了一種“該躺平時就躺平”的樂觀——有的時候,雖然我們嘴上不愿意,但內心里總免不了把游戲也按照馬斯洛金字塔那樣排個序列出來,像《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極樂迪斯科》這樣的游戲毫無疑問可以放在最頂層,而三消的位置想必不會太高。作為玩家,我們也經常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層次,從休閑玩家、輕度玩家向著專業玩家、硬核玩家的方向前進。

誰又能下定決心拒絕三消呢?

我自己的游戲經驗基本上也是沿著這條路線一點點走過來的,我不打算去反駁它。但就算暫且不論“專業玩家”“硬核玩家”是否真的比休閑玩家、輕度玩家層次高,這條路線也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缺點:一旦你真的不感興趣,甚至只是和周圍的朋友愛好相異,可能就不得不像上班一樣玩游戲,像寫論文一樣體驗里面那些可能很好,但你確實很難喜歡上的內容。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就是,我很尊重那些鉆研高等數學并從中獲得了無上快樂的人,要是他們和我談論數學,我確實也會有種視野開闊的感覺,但假如要我回到家里還繼續做高數題,我一定會生無可戀。

所以說,“該躺平時就躺平”也沒什么不好。一來可以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二來可以讓自己獲得真正的愉悅。尤其是現在,一方面各個平臺頻繁打折,許多大作、佳作用相當便宜的價格就可以買到,“自己花錢買的游戲,為什么還要玩”雖是調侃,卻不失為一種態度;另一方面,手機、掌機讓許多休閑游戲隨時隨地能夠玩到,“躺平”也方便了許多,開開心心,何樂而不為呢?

0

編輯 陳靜

chenjing@chuapp.com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決斗者

查看更多陳靜的文章
關閉窗口
色三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