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再見了,《暗影之逆焰》

我會懷念雷克蘭德的微風,懷念那個滿是光芒的第一世界。

編輯馮昕旸2022年03月15日 17時21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今天是國服《最終幻想14》5.0資料片《暗影之逆焰》運營的最后一天。

之前,在第一天踏入第一世界的時候,我還只是一個來到艾歐澤亞冒險一個月不到的初學者“豆芽”。那個時候我的循環還打不利索,對于各種機制處理得也還不夠熟練。雷克蘭德白茫茫的天空令我感到陌生而驚奇,神秘的水晶里仿佛埋藏著什么故事。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未來的近兩年時間里,我會在這片遙遠的土地上展開一場怎樣獨特的冒險。

那時我還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冒險者

《暗影之逆焰》的主線故事發生在和艾歐澤亞所在的原初世界不同的第一世界,來到這里的“暗之戰士”和拂曉一行人和想要再次引發靈災的無影展開了前所未有的沖突,兩種信念的交鋒引來了最后的決戰。

積累了前面幾個版本的開發經驗,《暗影之逆焰》的副本設計更加華麗而有趣,我至今都記得第一次面對哈迪斯時的無助和絕望,以及最終戰勝黑暗時那種復雜的心情。5.0時代的反派設計非常出色,每一個“壞人”都讓人記憶深刻,甚至有的時候他們的人氣都要超過主角團了。有些玩家認為《暗影之逆焰》是最好的版本,其中很大原因就來自于優秀的主線劇情。

哈迪斯給玩家帶來的絕望感極強

支線故事也同樣引人入勝。盡管我打本水平低下,沒有能力挑戰零式副本,但我還是通關了“伊甸希望樂園”系列劇情,見證了暗之巫女蓋婭和光之巫女琳那段令人動容的情誼。而同一時間,艾歐澤亞正處于戰事之中,和曾經的敵人蓋烏斯并肩作戰的“寶石神兵”系列劇情則講述了另一段難以忘記的故事,讓我對于加雷馬帝國和蓋烏斯的過去有了過多的認識?!皩毷癖毕盗欣锏木薮髾C器人設計也相當有趣,我從來沒想過我還能在《最終幻想14》這樣一款奇幻游戲中開上“究極神兵G型”之類的機甲進行作戰。

這里是屬于我們的伊甸希望樂園

好像在哪里見過的出擊動作

和“尼爾”系列的聯動劇情幾乎貫穿了整個《暗影之逆焰》,作為聯動內容來說實在是有點“豪華”。在3個24人團隊副本里能見到大量在《尼爾:自動人形》和《尼爾:人工生命》中見到過的場景和敵人,獲得那些熟悉的造型裝備和寵物,把自己打扮成喜歡的“尼爾”角色,還能和2B、9S一起并肩作戰,最終故事還能回歸《最終幻想14》自己的世界。盡管我沒有玩過所有“尼爾”系列游戲,但我也很喜歡這套聯動副本。就比如我在薰衣草苗圃的房屋里,總是播放著來自“尼爾”的音樂。

“尼爾”系列聯動副本里包含大量來自“尼爾”原作的元素

在副本戰斗之外,5.0時代的生產采集活動“重建伊修加德”也成為我和其他冒險者們建立紐帶的重要橋梁。當整個服務器的玩家聚集在一起,為了重建活動在天穹街一會兒把物資搬來搬去,一會兒拿起錘子叮叮當當敲個不停,旁白中還有其他玩家舉起熒光棒加油的時候,我感覺有一種莫名的溫暖涌過心頭?;蛟S這正是MMORPG的魅力所在。而重建中獲得的大量寶石獸主題家具,最終也成了我開一家寶石獸酒館作為RP店的契機。

天穹街的盛況令人難忘

我的酒館里滿是寶石獸

正如同愛梅特賽爾克的那句臺詞一樣,我相信我和其他玩家一樣,都會一直記得《暗影之逆焰》這個優秀的版本。明天,國服《最終幻想14》就將進入6.0《曉月之終途》的時代,有人在懷念龍騎士的龍腸和占星術士的黑夜學派,有人對能大筆賺錢的巨匠藥水理符任務依依不舍,而我只是不想忘記和朋友們一同度過的最美好時光。再見了,《暗影之逆焰》?;蛟S我還會時不時來一次雷克蘭德,再到水晶都坐一會兒,聽聽那段熟悉的音樂,回憶起自己作為暗之戰士冒險的那段旅程。

《暗影之逆焰》最后一晚的亞馬烏羅提

謝謝你,《暗影之逆焰》
0

編輯 馮昕旸

做個怪人挺好

查看更多馮昕旸的文章
關閉窗口
色三级视频在线观看